陳琡分/他們會站起來看海

Booking.com

◎陳琡分

是從花蓮開往宜蘭的區間快車。原本空無一人,及至發車前五分鐘,漲潮似地湧入一票大陸人,是旅行團。推推擠擠,嘈嘈嚷嚷,忍不住讓人皺起了眉。

大陸人,中國人。我忍不住想起一個朋友,她總是堅持要稱對岸為中國、居民為中國人,而非大陸與大陸人。「大陸是哪一塊大陸啊?非洲大陸還是美洲大陸啊?大陸兩個字可以拿來指稱一個國家嗎?既然是中國就好好叫中國啊。」她說。

狂熱台獨分子之所以如此堅持為對方正名,想是不願意有近似暱稱般的一絲親密存於敵我之間。

車在某站停下,一名團員奔至門前拍照,頗有衝下車的意圖。台灣領隊先發制人:「不要下去喔,門關了就不會再開喔!」

中國的火車門關了還會再開嗎?這頭我還沒想透,那頭的大嬸群一陣鬧。有個大嬸聽聞同行的小兒喊熱,當場替那小兒脫下褲子。三、四歲的年紀,還禁得起只穿內褲滿車跑的理所當然。

本來想換節車廂,望進左右連通車廂的窗玻璃,似乎都坐滿了人。看著一個起身換位的先生拎著行李進到他車,卻只能站著。便打消了念頭。

車行好一陣,吵嚷漸漸平息。眾人或睡或玩手機。若不開口,也就是一群集體出遊的尋常伯姨叔嬸,唯若細心覺察,還是可從衣物辨識出這群人並非島民。女著華麗豹紋、閃爍亮片,佐膚色絲襪,罩鋪棉外套;男著合成皮製衣鞋、毛呢西裝,頭戴鴨舌帽。要說或許台灣歐吉桑歐巴桑也這麼穿吧,但總有一些說不出的什麼,成了島陸差異的識別。

車停新城,上來一個口嚼檳榔的中年男子,見滿車無座,便攀在門前,與方才挨著車門照相的團員聊了起來。

你們哪裡來的?

我們中華民國可是有三千多年的歷史呢。

你們要去哪啊?有沒有去了@#$%#@#啊?

車停東澳,他比畫著窗外,對著一整車廂說著什麼,聲音被風吹散;而滿車對岸遊客聽他謬誤百出的導覽,竟也發出「喔~」「欸──」如小學生的遠足式驚歎。

話說到興頭,一名老者起身邀他同坐,他豪爽伸手相握,直說不必。那握手的力道與懇切,宛如義結金蘭;而這一握,幾個人跟著圍上了他,氣氛無比熱絡。

謝謝謝謝。他們捲著舌頭對他這麼說。

窗外山巒破口突現海的影蹤。一名大嬸扯著身邊友伴:太平洋呢,太平洋!

一個大叔站了起來,雙手巴著高處的行李架往外看,興致勃勃。其他人見狀也紛紛站立,像極一隻又一隻的狐獴。他們面轉同處,朝聖般地等著下一次破口的海景,模樣無比虔誠。

蘇澳新站到了,他們退潮似地下了車。站外是巨大的水泥工廠,無甚美景可言。或許這只是他們行程中一次島嶼火車體驗,不知下一段會如何銜接。●

報導來源:自由時報【原文網址

Booking.com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Scroll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