指考38分可填志願…遙想當年聯考 380分只能吊車尾

Booking.com

大學普設,全台高四班現今只剩10幾家、學生幾千人,台北更只剩3家。 圖/報系資料...
大學普設,全台高四班現今只剩10幾家、學生幾千人,台北更只剩3家。 圖/報系資料照
分享

大學指考分發昨放榜,受少子化及甄選名額不斷增加影響,今年指考只剩4.7萬多人報名,創歷年新低紀錄,最低只要38分就有填志願的資格,錄取率近9成7;缺額3488人,創8年來新高,其中7所大學缺額率逾50%。

大考錄取率越來越高、錄取分數越來越低、校系缺額越來越多,似已司空見慣。但若翻開40年前的舊報紙,會發現當年大學聯考放榜的數據,和今年差異懸殊。

● 40年前 乙組錄取率不到2成 丁組334.67分才能錄取

圖為民國68年大專聯考,考生試場應答情形。 圖/報系資料照
圖為民國68年大專聯考,考生試場應答情形。 圖/報系資料照
分享

民國66年大考錄取2.6萬多人,錄取率才2成95,雖有缺額70人,但也增額錄取169人;當時以乙組(文組)錄取率不到2成最低;最低錄取分數以丁組(法商組)最高,採計6科至少要334.67分。讓我們回顧一起走過的大考歲月,看看這幾十年來,台灣高等教育出了什麼問題?

政府遷台初期,大專由各校獨立招生,民國43年改採聯招,由當時4所公立大學—台大、台灣省立師範學院(今台師大)、台灣省立農學院(中興大學)、台灣省立工學院(成大)合組聯招會,大學及專科聯合招生,分成甲(理工)、乙(文)、丙(醫)、丁(法商)4組,且先填志願、後考試、再分發。

聯招初期,國內的大專很少,除了4所公立學校,私校只有中原、淡江、東吳、東海、高醫、中國醫藥學院等少數幾校,錄取率在兩成上下。

● 30年前 五專當道沒科大 技術學院只有一間

圖為民國78年大專聯考放榜後,各家補習業者門庭若市。 圖/報系資料照
圖為民國78年大專聯考放榜後,各家補習業者門庭若市。 圖/報系資料照
分享

隨著台灣經濟起飛、人力需要增加,專科學校陸續新設,民國50年代,聯考錄取率提升到3成多。但當年大學及學院仍很少,直到民國75年,大學仍只有16所、學院12所,專科多達77所。

民國60年代,大學校數還未明顯增加,但隨著出生人口上升,加上經濟好轉,一般家庭比較供得起孩子念大學,在供不應求的情況下,聯考錄取率都只維持在兩成多,補習班林立。

民國61年,大學與專科分開辦聯招;73年大學聯考改分一、二、三、四類組考試,文法商併到一類,二類是理工,三類是醫,四類是農;後來四類又併到三類。

當時還沒有科大,技術學院也只有一校,即台科大前身、63年創立的「國立台灣工業技術學院」,其他像台北工專、高雄工專等都還沒升格。

台北市補教協會總幹事張浩然以自己為例,民國62年他考丁組,錄取率只有2成多,還記得他6科考了397分,平均每科66分,卻只吊車尾錄取東吳社會系;隔年重考分數差不多,也只錄取逢甲銀行保險系;他最後改念世新三專。

2004年的南陽街,滿是補習班招牌。 圖/報系資料照
2004年的南陽街,滿是補習班招牌。 圖/報系資料照
分享

●「當年考上大學是祖上積德」 考了快400分,只能吊車尾

「若是現在,我即使台大上不了,政大應該也沒問題。」張浩然笑著說。「當年考上大學,可以翻轉階級,真的叫祖上積德,放榜要放鞭炮的!」如今大考錄取率近百分百,想落榜都很難。

聯考錄取率低,補習班到處林立。張浩然回憶,民國70年他剛進補教界,當年北市高四重考班就多達48家,學生總數可能有20萬人。光台大、儒林、學人等幾家大型補習班,就各有2、3萬人。

如今全台高四班只剩10幾家、學生幾千人,台北更只剩3家。張浩然開玩笑,以前南陽街到了午餐、晚餐時段,人滿為患,走路要側身,「如今門可羅雀,開車從頭走到尾,時速40公里,恐怕還不用煞車。」

● 複製牛之父不當拒絕聯考的小子 考五次終上榜

台灣複製牛之父鄭登貴大器晚成,聯考五次才上榜,最後拿到劍橋博士。 圖/報系資料照
台灣複製牛之父鄭登貴大器晚成,聯考五次才上榜,最後拿到劍橋博士。 圖/報系資料照
分享

當年很多重考生屢敗屢戰,不少窮人家子弟出頭天。例如台灣複製牛之父、台大動物科技系退休教授鄭登貴,從小在台南玉井農家放牛,逢考必敗,從初中、大學、轉學到研究所考試,共落榜8次;他光大學就考了5次才上榜,但倒吃甘蔗,最後拿到英國劍橋大學博士,成為國內複製動物第一把交椅。

張浩然說,現在的學生只要有考,幾乎就有學校念,但當年連初中都要考,且不只考學科,還要考體育;初中畢業,還要考高中、高職、五專、師專;3年後還要考大學。當年因此出了一個「拒絕聯考的小子」,成為媒體焦點。

也因此,以前聯考放榜隔天,翻開報紙,常有落榜生跳樓輕生的新聞。張浩然說,現在不管高中、大學,錄取率都快百分百,只有非台大、醫科不念的人,才會重考;落榜生跳樓的新聞,再也看不到,「現在的青少年,只有失戀才會想不開」。

民國83年,大考中心開辦學科能力測驗,並試辦推甄採計學測;民國91年大學聯考廢除,改採多元入學方案,除了推甄(後來轉型繁星推薦),又開辦自由報名的申請入學,加上類似聯考的指考分發。

隨著教育部開放私人興學,加上專科不斷升格技術學院、再改成科大,民國95年,國內大專飆到163校,專科只剩16校,其他都147校都是大學或學院。加上繁星、申請等甄選招生名額由早期的2、3成提高到6、7成,又面臨少子化, 大考分發錄取率也因此節節飆升。

經歷過大學聯考的人,應該對這張電腦分發填選志願卡印象深刻。 圖/報系資料照
經歷過大學聯考的人,應該對這張電腦分發填選志願卡印象深刻。 圖/報系資料照
分享

●「7分就能上大學」成為年度笑話

民國97年,大考錄取率飆到9成71的史上新高,全國最低錄取分數是立德大學(已改名康寧大學)資源環境系7.69分,採計5科、有3科加權,推估還原後平均每科考不到1分就能錄取,「7分就能上大學」成為年度笑話。

私校受不了被貼標籤,於是又促請大學招聯會恢復以前的「最低繳卡標準」,訂出大考最低登記(填志願)門檻,隔年大考錄取率照樣攀登97.14%的新高,最低錄取分數68.19分;但各校系缺額人數也達6802人新高紀錄。

針對新生註冊率太低的學校,教育部祭出扣減招生名額的措施,近幾年的大考錄取率、缺額數就未再創新高。直到去年少子化衝擊,錄取率才又來到97.11%的史上次高,缺額又逐年攀升到今年的3488人。

少子化來襲,今年指考只剩4萬多人報考,大考分發錄取率近9成7。 圖/報系資料照
少子化來襲,今年指考只剩4萬多人報考,大考分發錄取率近9成7。 圖/報系資料照
分享

報導來源:聯合新聞網【原文網址

Booking.com

Leave a Comment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

回到頂端